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多寶網集運 >> 多寶網集運庫 >> 藝術 美術 書畫 上海 教育出版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豐子愷畫作裏的愛與真

        作者:劉偉2021-01-09 08:06:13 來源:光明日報
        豐子愷畫作裏的愛與真

        《白雲無事常來往》 豐子愷 繪/著 人民文學出版社

          【多寶網集運】  

          四十五年前,中國現代漫畫第一人豐子愷逝世,給後人留下了四千餘幅漫畫作品。時至今日,完整保存下來的漫畫作品不足其全部創作的一半,彩色漫畫更是少之又少,僅有兩百餘幅。這兩百餘幅,由人民文學出版社結集成《白雲無事常來往:豐子愷畫語》出版。這是市面上唯一一部豐子愷彩色漫畫集,彌足珍貴。

          日本學者吉川幸次郎曾在1940年,將豐子愷散文《緣緣堂隨筆》譯介到日本。在前言中,他寫道:我覺得,著者豐子愷,是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,這並不是因為他多才多藝,會彈鋼琴、作漫畫、寫隨筆的緣故,我所喜歡的,乃是他藝術家的真率,對於萬物的豐富的愛,和他的氣品、氣骨。如果在現代要想找尋陶淵明、王維這樣的人物,那麼,就是他了吧。

          “現代中國最像藝術家的藝術家”,誠哉斯言。

          率真、愛,凝聚在豐子愷的心中,也就自然流露在他的筆下、他的畫端。多擷取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象,卻在平凡中見出不平凡,在熟悉之外透出陌生的詩意與美感。《白雲無事常來往》一書共分為四個部分:稚子兒童、民間都市、古詩新畫、護生護心,212幅彩色漫畫,無不浸潤着豐子愷對世間生活的無比愛意。

          稚子兒童,是豐子愷漫畫中較早關照的對象。他最早的漫畫集《子愷漫畫》,收畫60幅,多描繪家中的兒童生活。

          於是,他的可愛的兒女便成了他的模特,他創作了大量反映兒童生活的漫畫,如《阿寶赤膊》《爸爸回來了》《穿了爸爸的衣服》《弟弟新官人,妹妹新娘子》《瞻瞻底車》《“爸爸耳朵裏一支鉛筆”》等。這些漫畫,多為寥寥幾筆,有些甚至連五官都未畫全。為此,有人説豐子愷的畫“不要臉”。但正是這些“不要臉”的漫畫,每每能傳達無窮的趣味。其實,這正是豐子愷所追求的“意到筆不到”的境界。當初朱自清看到一幅竹久夢二的漫畫,説:塗呀抹的幾筆,便造起個小世界,使你又要嘆氣又要笑。當他欣賞了豐子愷的漫畫,更是為其所折服:“我們都愛你的漫畫有詩意,一幅幅的漫畫,就如一首首的小詩———帶核兒的小詩。你將詩的世界東一鱗西一爪地揭露出來,我們這就像吃橄欖似的,老咂着那味兒。”

          豐子愷有一篇著名的散文《兒女》,淋漓盡致地傳達了他的兒童觀。他在文中結尾動情地寫道:“近來我的心為四事所佔據了:天上的神明與星辰,人間的藝術與兒童,這小燕子似的一羣兒女,是在人世間與我因緣最深的兒童,他們在我心中佔有與神明、星辰、藝術同等的地位。”

          豐子愷之所以處處描繪與書寫兒童世界的美好,是因為他看慣了成人世界的險惡與虛偽。抗戰爆發後,豐子愷一家老小顛沛流離,他創作了大量反映戰時百態、民間流離的漫畫,《鄰人之愛》《星期六之夜》《話桑麻》《雲霓》等,儘可能呈現成人世界的美好與幸福,温暖人心。但其中也不乏鍼砭時弊之作,反映窮苦人的真實生存狀態。《勞動節特刊的讀者不是勞動者》,即是一例。畫中的搬運工正扛着沉重的貨物艱難行走,腰彎曲着,被貨物壓得很低;旁邊的涼棚內壁報欄處一眾人正在圍着看勞動節特刊,叼着煙,提着鳥籠,好不悠閒自得。強烈的對比,作者對勞動者的深切同情,對當時社會亂象的諷刺,力透紙背。

          後來,豐子愷則更多地把畫筆聚焦在“護生護心”上,描繪自然界的生命給世界帶來的希望與美好。他的《春草》《戰場之春》《炮彈作花瓶,世界永和平》便是這類實踐。有一幅漫畫,讓人印象尤為深刻,全幅畫真正沒有幾筆,就畫了一根從破牆的磚縫裏鑽出來的小草,題為《生機》,謳歌大自然的原始生命力,寄寓遭受苦難的中華民族孕育着未來的無限生機。

          古詩新畫,是豐子愷漫畫創作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他用漫畫的形式重新賦予古詩詞更多的韻味。他的《人散後,一鈎新月天如水》,畫題源自宋代詩人謝無逸的詞作《千秋歲·詠夏景》,詞末寫道:“歌餘塵拂扇,舞罷風掀袂。人散後,一鈎淡月天如水。”豐子愷巧妙化用原詞,新月換淡月,一幅三五知己縱情暢談,渾然不知月已悄然掛在天邊的景象就躍然紙上。這幅畫最初發表在《我們的七月》雜誌上,鄭振鐸一眼便被它吸引。這種寥寥數筆卻能小中見大的繪畫風格,帶給鄭振鐸莫名的愉悦:“雖然是疏朗的幾筆墨痕,畫着一道捲上的蘆簾,一個放在廊邊的小桌,桌上是一把壺,幾個杯,天上是一鈎新月,我的情思卻被他帶到一個詩的仙境,我的心上感到一種説不出的美感……實在的,子愷不惟複寫那首古詞的情調而已,直已把它化成一幅更足迷人的仙境圖了。”

          同樣的,他的《白雲無事常來往》也是擷取古詩中的精妙之語進行的再度創作,看他的漫畫比單純讀古詩要豐裕充盈得多。白雲無事常來往,語出清朝詩人清恆的《山居》一詩。他並不是聲名顯赫的詩人,豐子愷留意到他,一則因為兩人均為浙江桐鄉人,二則清恆是一名僧人。《山居》全詩為:簾卷西風雨乍晴,閒憑小閣聽流鶯。白雲無事常來往,莫怪山僧不送迎。豐子愷的畫作“白雲無事常來往,莫怪山人不送迎”,較原詩更是多了一份靜穆,一絲“雲在青天水在瓶”的禪意。

          在豐子愷的筆下,古詩被賦予了更多的意味,或崇高,或偉大,或純仁,或嫺靜,或慈愛。正如俞平伯所言的“一片片的落英,都含蓄着人間的情味”,藝術家豐子愷一生創作了近五千幅漫畫,用畫筆營造了一個獨特的藝術世界,藴藉着童心、率真、慈悲、詩情。捧讀《白雲無事常來往:豐子愷畫語》一書,就會遇到一個充滿仁愛、童趣、悲憫,與世無爭的豐子愷。他不僅是一位偉大的漫畫家,還是一位傑出的音樂教育家、翻譯家、散文家等,他創作的散文《緣緣堂隨筆》,翻譯的《源氏物語》等作品均為傳世經典,滋養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。為了表彰豐子愷的卓越貢獻,2020年6月,天上的一顆小行星被國際小行星委員會正式批准命名為“豐子愷星”。從此,天上多了一顆“豐子愷星”。

          (作者:劉偉,系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)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1.398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260(mb)